<small id="ppnxd"><dl id="ppnxd"></dl></small>

        1. <video id="ppnxd"><big id="ppnxd"><u id="ppnxd"></u></big></video>

                首頁 > 文章詳情 > 婚姻,一場殘酷的權力之爭

                婚姻,一場殘酷的權力之爭


                女人拿出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他錯了

                  是什么會讓一場爭吵愈演愈烈?

                  一旦我們將對方按到被告席上的時候,被告就會把你也按到被告席上,你們就進入到一場漫長的官司當中。此時我們甚至會忘記我們控訴對方的初衷——讓對方理解自己的心情,希望對方可以滿足自己的需要。

                  我們開始卷入一場證明對方是惡人的游戲,我們開始拿出越來越多多的證據,證明對方是錯的,證明對方的確是不關心自己的,不在乎自己的,沒有能力照顧自己和安慰自己的; 證明對方是榆木疙瘩,或者控制狂,證明對方是心里只有別人,而沒有家人,證明我嫁給你是錯的,證明我這些年的努力都是一場空,一個天大的笑話,證明我這些年和你在一起沒有任何好日子,只有無盡的痛苦,證明你是世界上最衰最沒能力的丈夫和父親……


                  可是,我不希望你贏了這場“官司”,因為如果你贏了,你就輸了,輸得太慘了,證明對方是錯的,其實也就否定了你的婚姻。尤其當你不斷加上更多的罪名的時候,上綱上線的時候。而一旦你贏了,他“認罪服法”了,并不能換來他誠心誠意的懺悔,一個人懺悔或者說良心發現不是因為嚴刑逼供造成的,只有當一個人的脆弱接觸到另一個人的脆弱的時候,良心才會浮現。

                  你的壓迫無非是想讓自己感覺到自己是強大的,是想讓自己遠離自己的脆弱,我們都是如此,當我們感覺到自己是受傷的時候,我們寧肯諱疾忌醫,或者認定一個替罪羊,這樣就可以成為一個無辜的角色。這個角色的好處就是可以不用為出現的事情負責,我們的邏輯就是如果你犯錯了就要改正,如果證明你是錯的,那么當然改正的就是你,我就等著你來安慰我,撫慰我就可以了。


                  這是一個嬰兒的思路,當我的尿不濕漏的時候,當我餓的時候,當我不爽的時候,我的義務就是哭鬧,讓媽媽知道,然后媽媽做后面的事情。當一個人受傷很深的時候,就會退回到嬰兒狀態,希望對方來替自己的收拾殘局。尤其是當道德層面上有了評判的時候。于是我們就往往看到兩個嬰兒,都把對方當成媽媽都哭鬧著需要對方來喂養自己,于是慘禍就發生了,他們哭鬧無論多兇,對方都不會先走過去喂對方的。

                  在咨詢室里,我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不知道自己會到這里,這簡直太荒謬了,最該來這里的是他,是他出軌了,為什么來咨詢室里的是我?難道我受傷了,還要我改正錯誤?”


                如果我做得更好,是不是他就可以回來了?

                  另一個極端是:會有人覺得之所以丈夫會離開我,一定是因為我帶孩子的時候,忽略了他,我沒有在家里給他一個應有的地位,都是我的錯,才把他推出家門。我經常聽到這樣的人問我:“我一定還有可以做的更好的地方,如果我做的更好,讓這個家對他有吸引力了,如果我能滿足他的需要,是不是他就可以回來?”

                  這個極端是極度沒有自我,因為在他們的生活經歷中,可能只有犧牲才能保持好關系,而如果把他的需要拿出來,可能會遭遇到比較大的挫折。但當一個人沒有自我的時候,往往就會讓別人成為自己的自我,其實這是最“自我”的行為。沒有自我意味著沒有邊界,沒有邊界就意味著極度的入侵,極度的入侵意味著不允許另一個人有他的自我。


                  以別人為中心活著的最大的危險在于,讓自己處于極度的不安全感中,因為這個世界最難控制的就是人心。而那些總是喜歡占別人便宜的伴侶以為遇到了一個情感世界的活雷鋒,最后卻發現: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就像所有小三一開始都說:我不想破壞你的婚姻,我不想要什么結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所有試圖告訴你我別無所求的,都是一場騙局,和一般騙子不一樣的是,這樣的情感“騙子”入戲太深,連自己都忘記了自己是誰。因為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免費的午餐,當你享受到絕大的權利的時候,你一定要非這些付出代價,權利和義務總是匹配的,這就是上帝留給我們的規律。不信你看看,世界上的皇帝有幾個是長壽的。


                婚姻有時會變成一場殘酷的權力之爭

                  婚姻有時會變成一場殘酷的權力之爭,之所以殘酷就在于雙方試圖都想吃掉對方,讓對方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就像是古代原始部落戰爭一樣——要么是奴隸,要么是奴隸主。所以我發現,在婚姻中,男人努力想要把女人變成男人,讓女人不再婆婆媽媽,變得理性和無感;女人竭力把男人變娘,讓男人不再有什么邊界感和秩序感以及方向感……

                  我們都天然認為,這個世界是按照我從小生活的環境打造的。比如妻子發現丈夫居然每次吃飯掉了米粒都會撿起來吃,這是一件多么駭然聽聞的事兒。丈夫發現妻子居然會隨意在家人面前放屁這是絕對讓人發瘋的……我們都絕對無法容忍對方和自己的系統不兼容,試圖讓咨詢師把對方改造成自己的樣子,好像對方是壞掉的機器一樣。


                  但有一個問題出來了,這個世界是以我們為中心而設立的嗎?世界上有多少物種就會有多少類型的人,如果你無法區分你的世界只是整個宇宙眾多奇葩的一種的話,你就真的活在自我循環的封閉世界里了。就好像一個人閉著眼睛走路一樣,不撞墻才怪。而讓一個人最恐懼的就是發現自己時刻都活在另外一個人的監控中。愛就是這樣一種脆弱的事物,當我們在關系中摻雜了太多的焦慮和恐懼的時候,愛就失去了自由,也就失去了活力。因為愛的本質是“自發”。

                  當你用越來越多的行為試圖控制一個人對你好的時候,你就已經失去了這個人,因為這個人如果因此對你好的話,不是因為你這個人,而是因為你的行為,或者說他只接受做這個行為的你,而不接受其他的你,這種不完整的愛,就很容易有危機發生。因為愛畢竟是和安全有關系,如果我們都不能全部袒露在對方面前,這種愛更像是陰謀。

                未檢測到登錄,請登錄后再試!

                確定

                国产91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