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ppnxd"><dl id="ppnxd"></dl></small>

        1. <video id="ppnxd"><big id="ppnxd"><u id="ppnxd"></u></big></video>

                首頁 > 文章詳情 > 社交1說:我是1號,但1號不代表我

                社交1說:我是1號,但1號不代表我

                作者:Ivy
                閱讀:2878
                評論:3
                發布于:2019-10-03 05:19:46.0

                多年前第一次上九型人格課程的時候,就很清楚知道自己是個1 號;雖然為了準確無誤,花了半年的時間去覺察研究和6號相似的部分。我身上1號的特征異常明顯。當時也為發現自己是個1號而感覺良好,頭一次正兒八經地審視自己的價值觀。發現正義、公義對于我來講,是那么重要。




                去年年末,志嶸兄和我約稿,我答應了,覺得是應該寫寫心得,同時也不能寫得差,否則不能代表1號的水平。志嶸兄很好,給了我挺長的時間,但最終還是不能如期交上。除了我真的很忙,核心的原因是我一直為要如何才能準確的表達1號社交副型的特點而猶豫不決,沒有下筆。隨著日期越來越近,焦慮增加,完稿的決心就變得很脆弱了........


                食言是很不對的,還是完成它,我于是就用治療拖延最有效的方法來開始這個寫作 --- 停止思考,直接寫



                 

                在下筆寫的時候,依然毫無例外的做一些準備工作:專門花時間把HELLEN的書中關于1號的所有內容重新很仔細的看了一遍,確保我對每一個知識點和概念的理解都沒有偏離權威;另外,又特別翻出1號的防御機制好好看了一遍(為了研究九型,今年已經開始研究精神分析學里的防御機制)。而且,這個世界里面的3、6號太多,覺得有必要讓3號感覺更好些,也不想讓6號挑剔,所以還得必須整理好所有關于1號的知識和覺察,以方便我在落筆時調動這些內容確保表達正確、估計閱讀者的感受。




                真的開始寫了,覺察一下,想想這些內容也未必全部用得上,為何要做這么多準備呢?這些當時認為很有必要的準備,過后覺察都有貌似拖延之嫌。但在下一次寫稿時可能依然會繼續發生。我不太同意別人說我總是準備時間太長,拖延不行動,那是因為他們不了解這些準備都是確保通向成果的正確道路。毫無準備的快速行動往往會誤事,因為那是沖動。
                 
                雖說我不會被這些說法影響,但是即使到了學習九型多年后的今天,當聽到別人這么說的時候,依然會覺察到有那么一瞬間升起了一絲憤怒。但隨之,憤怒就會消散,因為我非常清晰是我把這種說法看作是一些批評。但如果不幸遇上我心情不好,對方就會遭到我“慘烈”的反擊。。。。
                 

                充足的準備對于1號來說,非常重要。這等同于1號為自己營造了一個既定的環境,在準備的過程中累積了“熟悉”。我非常認同“穩定是發展的前提“,在穩定的環境或者基礎至上,我就能發現很多完美的可能性,同時也有很多可以提升的空間,事情就會越做越好。這是一種”蓄勢待發“的感覺。如果沒有準備充足,就總會讓我感到不踏實,慌慌張張的感覺,好像隨時都會出錯一樣。我發現我很擅長也很喜歡去從事重要但不緊急的安排。



                 
                回到正題,說說社交的1號如何“反社交”,


                我從來就是有很多朋友的人,早年的時候還特別喜歡去圈子化,因為這樣可以每次聚會都能有很多熟悉的朋友。我特別愿意呆在熟悉的環境中,這樣就可以做真實的自己。我不是太能適應讓我自己感覺“不真實”的環境,例如是需要包裝一下自己的場合。


                記得有很多朋友都在獅子會里,也邀請我去參加。我覺得這個組織的宗旨很好,里面的參與者也都很優秀,但是我就是沒有動力去靠近它。我相信所有參與的人都是懷著助人的心,做著助人的事;但同時也會有資源開發、業務來往的需求,對于很多人來講,這兩者之間沒有任何矛盾。我很能接納這是非常正常的社會現象。但是我自己就不愿意成為擁有這樣想法的一個人。我更希望很純粹的做公益做慈善,或者很專注的拓展人脈。我很執著的認為這是表里的關系,而非認同這可以是平行的兩件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一些EMBA的組織里,我奔著學習的目標去的,任何去上課的人也應該把學習放在首要的位置,但是同學們都談論著與學習、成長、改變沒有半毛錢關系的事情。感覺自己在這些場合很格格不入,我有努力的去嘗試適應,但以失敗告終,慢慢淡出這些所謂學習的江湖。

                 
                對很多其他型號的人看作是很好的社交場合,我卻感到嚴重適應不良。很多朋友不能理解,覺得我不太懂得利用和挖掘資源,而我有時候也想不明白,商業是光明正大的事情,為何非要包裝一下?

                 

                所以大家應該看出來了,我純粹的朋友很多,商業伙伴也很多,商業伙伴成為朋友的也很多。但是要把好朋友變成銷售對象這個事我干不了。直銷是一種以分享為核心的商業模式,但真正的分享成效太慢,行業規則就是會要求從業人員使用人際關系作為主要突破點,所以我是沒有能力進入這些行業,因為這會讓我感覺生活在謊言里。
                 
                1號的社交生活是從另一個角度來呈現了我們的世界(在別人眼里的)是非黑即白。
                 
                研究九型這么多年,型號的約束其實自己也看得越來越清晰。比起刻意的扭轉,我更傾向不斷提高自己的認知,從內在開始改變。其他型號會認為1號很不會變通,很認死理,但在我的觀念里,我認為這是“表里如一” 。

                是的,1號有這樣的特性,但“我”不完全是這樣的。我會接納和我不一樣的觀點,但并不代表我就必須擁有和別人一樣的觀點。1號會非黑即白,我也會常常非黑即白,但不代表我所有時候都是非黑即白。
                 

                在我的思想里,那個正確的方向是“我”和“型號”并存。


                本文原創刊自【嶸思享,作者: 岑宇平(IvyShum)資深九型人格導師,中仁合道企業管理咨詢公司總經理,中國九型人格學促進會副會長,中國素書研究協會秘書長

                未檢測到登錄,請登錄后再試!

                確定

                国产91在线